智利政变:一场推翻当时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军事政变

智利政变是指发生于1973年9月11日,一场推翻当时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军事政变;结果阿连德遇害,由皮诺契特将军继任实行独裁统治至1990年;此次政变被视为冷战期间,美苏双方在智利相互角力的象征。

智利政变:一场推翻当时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军事政变
早在1970年9月15日,即阿连德在选举中获胜后11天,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已坐立不安。10年来,尼克松一直批评他的民主党对手对古巴建立的共产党政权坐视不管,而现在,“他所感觉到的东西,即另一个古巴,已经在他自己的任期内出现了”。就在那天下午,尼克松召见了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亨利·基辛格、中央情报局局长理查德·赫尔姆斯和司法部长约翰·米切尔。他对赫尔姆斯说,希望中央情报局加紧工作:“看看能为阻止阿连德上台做些什么。如果有十分之一的机会能使我们摆脱阿连德,就该试一试。如果需要资金,我会批准。援助智利的计划将会中止,智利经济应该受到遏制,直到它喊叫为止。”此次谈话只不过是美国政府对其驻智利大使爱德华·科里继续提出的要求。9月8日,即阿连德选举获胜后的第四天,华盛顿曾要求科里:“对发动军事政变的可能性和可行性作出冷静的判断。

美国解密文件中提到了科里的抱怨,这是从智利选举尚未结束时开始的。1967年出任美国驻智利大使的科里已对该国情况了如指掌,看出智利可能出现一个左派政府。他在给尼克松的国务卿威廉·罗杰斯的“747号绝密”文件中说,“智利在平静地选举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府。”“没有任何理由认为智利武装部队能够发动一场内战或出现能使阿连德走向失败的奇迹……结果将远不只是我们的惨败,而是永久性的、国际性的,将会立即在某些地区引起反响,在另一些地区迟早也会如此。 ”

科里在确认阿连德已获胜的第二天发出的文件中被露,美国已着手阻止阿连德就职。科里终于放弃了谨慎的外交言辞,在分析了智利当时的大好经济形势后,他的结束语令人吃惊;“很遗憾,加紧步伐的应该是美国了。明天我将报告我们为应付新时代而采取的措施。领导人要有头脑、勇气和破釜沉舟的志气。 ”

有人在美国之前已迈出了一步。在阿连德获胜后1个月零11天,智利退役将军维奥·马兰比奥就准备发动政变。他的计划经基辛格审阅过,没有得到支持,因为阻止阿连德就职的可能性很小。根据一份“谈话备忘录”,1970年10月15日,基辛格在白宫与亚历山大·黑格将军和当时中央情报局秘密行动负责人进行了会晤。“我们仔细分析了马兰比奥的计划,结论很明确;马兰比奥政变成功的机会只有1/20,甚至更少。因此决定,中央情报局应该提醒马兰比奥:不要草率行事,否则,失败将减少未来成功的可能性;要保存实力,我们会与您保持联系;您与您的朋友们能够做一些事情的时刻肯定会到来。基辛格博士希望,鼓励智利军人的话能够在几周内被严格保密。”17日,中央情报局局长赫尔姆斯向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发出了密电,要那里的特工转交给马兰比奥将军 。

智利政变:一场推翻当时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军事政变
密电的其中一段明确地说出了美国的真正意图:以武力阻止智利议会在10月24日批准阿连德的当选。密电中说,“用军事政变打倒阿连德是一项坚定不移的政策。最好能在10月24日之前发生,虽然在此日期之后应该继续加紧努力。为此目的,我们应利用一切手段制造最大的压力。这些行动必须严格保密,安全可靠,以使美国之手得以很好地隐蔽,这同时可以使我们与智利军界保持可靠的接触。 ”

智利政变:一场推翻当时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军事政变
皮诺切特(中左)发动军事政变

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发出上述密电之后5天,也是智利议会开会之前两天,即10月22日,上午8时15分,智利陆军司令勒内·施奈德乘车离开家,不久,受到了3辆汽车的阻拦。从这些车上下来数名持冲锋枪的人,向他疯狂扫射。施奈德因伤重不治于议会开会后的第二天死亡。马兰比奥将军被指控是此次暗杀事件的罪魁,被判20年监禁和5年流放 [3] 。

基辛格没有怀疑马兰比奥在暗杀施奈德事件中的责任。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曾通过10月17日的电报明确要求马兰比奥打消念头,但是,10月22日,马兰比奥一伙把中央情报局甩在一边,不通知我们,自作主张。他们对施奈德将军的行动,破坏了所有部署。”基辛格掩饰不住的气愤等于承认,他和尼克松政府在反对尚未就职的阿连德的阴谋中已经插手到何种程度 [3] 。

1970年11月3日,阿连德终于从他的前任手中接过了总统绶带,宣誓就职。就在这一天,在华盛顿,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执行秘书西奥多·埃利奥特起草了递交给该委员会的一份文件,文件题目是《关于智利的选择》。这份长达15页的文件详细说明了阿连德政府对美国的危险性和所应采取的“选择”和“行动方案”。文件说:“……A、阿连德准备在智利建立一个以马克思主义原则为指导的集权制度。将把所有主要经济活动置于国家控制之下,甚至会把基础工业国有化。B、赢得对安全力量和武装部队的控制。C、控制群众性通讯媒介。阿连德是个马克思主义者,将非常忠于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目标,尽管他在战略上可能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文件还说:“阿连德政府将有极强烈的反美倾向。智利可能变成拉美反叛分子的避难所,变成其他国家的颠覆分子的舞台……最后肯定会争取包括北越、共产党中国、北朝鲜和东德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承认并与它们建交。”文件建议尼克松政府:“保持对智利的谨慎的温和态度,这样,在最大限度地利用机会以实现我们的目标的同时,我们就会对智利保持和施加影响,就会有相当的灵活性和主动性。”很显然,“我们的目标”包括了美国正在策动的军事政变。文件向尼克松提出了ABCD等4种从温和到剧烈的选择。在这里应该着重提一提C的内容:“保持表面上正确的立场,但应说明我们反对在南美洲出现一个共产党政府;应保持在与阿连德政府针锋相对的关系中的主动性。提出这一选择是因为我们相信,权宜之计最终是不可能的,对峙迟早不可避免……最重要的是在拒绝对阿连德采取灵活性的同时努力保持主动。 ”

文件还提出了支持智利非马克思主义政治力量的行动:“利用一切适当的措施,公开和私下支持所有反对阿连德政权的智利民主力量。不断进行有关阿连德政权的缺陷及其限制个人自由的宣传。 ”

1970年11月9日,即阿连德就职后的第六天,基辛格博士在这份印有“绝密”的《关于国家安全的第93号备忘录》的文件上签了字,并告知尼克松:“……决定,我们对智利政策的基础将是11月3日的部际文件中C项选择的内容。 ”

推翻阿连德的政变从此开始筹备了。

但是,美国政府关于智利军事政变的文件似乎与基辛格回忆录中的提法大不相同,

智利政变:一场推翻当时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军事政变
1973年9月11日,智利发生流血军事政变。

美国政府的文件说,“是阿连德在智利制造的反对派发动了1973年的军事政变。在政变的酝酿、计划和执行过程中,我们没有发挥哪怕是最小的作用。”美国中央情报局也说自己与智利的政变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在解密的文件中,有一份名为《关于中央情报局1970年9月15日至11月3日执行智利任务的力量的活动报告》却使中情局无法推卸责任。报告的开头说:“1970年9月15日建议中央情报局:力阻马克思主义者阿连德在11月3日就任智利总统。这一任务应是独立的,与国务院和科里大使进行的共同努力无关。”文件披露:“组成了执行智利任务的力量,并于中央情报局接受任务后第三天开始行动。” 4名相貌、语言和经验方面有能力代表不同国家的中央情报局官员被从其在外国的岗位上召到了华盛顿,接受训练,并被分别派遣到智利某地,和那些与发动军事政变有关的智利各中间人建立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