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智利的“威权慈父”皮诺切特

悼念智利的“威权慈父”皮诺切特

说起皮诺切特,不得不说他生平的几件事迹。
一、推翻阿连德
1970年,阿连德在左派联盟的支持下,当选智利总统。他是个著名的共产主义者,曾在父亲的葬礼上发誓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竞选期间获得克格勃巨款资助的阿连德上台后,采取“一边倒”政策,全面倒向苏联集团,在国内推行所谓的“国有化”,将铜矿、纺织业、电话电报公司统统从企业家手中强夺过来,“收归国有”。
阿连德当选后访问苏联,并获得1972年苏联的“列宁和平奖”(之前叫斯大林和平奖,郭沫若曾获此奖)。苏联要将智利变成第二个古巴,给了阿连德大量贷款,还通过古巴向阿连德提供武器。阿连德后来随身携带的冲锋枪就是卡斯特罗送给他的,并刻题字“赠给我的亲密战友萨尔瓦多·阿连德”。当时甚至有一艘载着大批苏制武器的船只已到达智利港口,船上还有坦克和火炮,只是还没卸货,皮诺切特就发动政变,阿连德的支持者没来得及得到武装。
在阿连德的瞎搞之下,1972年智利通胀率高达140%,财政赤字高企,外汇储备大幅缩水,人民生活水平暴跌,阿连德还宣布主权违约(之前发的政府债券不算数了),智利经济已陷入崩溃边缘。
到了1973年,智利右翼势力以及有浓厚天主教背景的军方,已经对阿连德的倒行逆施忍无可忍。是年6月,陆军第二装甲师发动政变,包围总统府。由于当时的陆军司令普拉茨是支持阿连德的,这次政变被镇压了。但普拉茨的行为引起陆军强烈不满,被迫辞职,由皮诺切特出任陆军司令。
1973年9月11日,智利陆海空三军司令及警察局长均同意政变。坦克再次出动,包围总统府。阿连德手持卡斯特罗送给他的冲锋枪,率领亲信卫队抵抗到底,结果在混战中被击毙。
在军部几个巨头的支持下,皮诺切特于1974年正式出任国家元首,年底当选为总统,并将自己的军衔晋升至大元帅。

悼念智利的“威权慈父”皮诺切特
二、振兴经济
由于阿连德当政三年,滥发货币和债券,接了个烂摊子的皮诺切特也无计可施。因此,皮诺切特于1975年邀请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及毕业于芝加哥大学的一批经济学家前往圣地亚哥开会,商量对策。这批经济学家被称作“芝加哥小子”。弗里德曼建议“休克疗法”——停止大规模印发货币,削减政府开支20至25个百分点,裁掉数以万计的政府雇员,停止工资和物价控制,将国有企业私营化,不再管制资本市场,实行自由贸易。
皮诺切特接受了这个建议,强力推行“休克疗法”。在三年的阵痛后,从1978年到1981年,智利经济增长了20%。从1984年至1989年,智利经济连续六年快速增长,并且通货膨胀得到有效控制,使智利成为拉美地区最有竞争力的国家,被称为南美“小老虎”。
在皮诺切特掌权的十七年中,智利成为拉美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在阿连德治下,原有的六百万穷人,减少了三分之二。智利在15年间,经济增长率平均5.5%,人均收入高达12000美元。
三、制宪行宪
皮诺切特执政期间领导军政府主持制定1980年宪法,1980年9月11日由全民投票通过,1981年2月设立宪法法院,3月11日正式生效。宪法共有14章120条,另有29条临时条款。
宪法规定,智利是一个民主共和国,主权为全民族所有;其权力由人民通过定期公民投票和选举以及本宪法确定的当局来行使。人民中的任何一个阶层或个人都不能独揽行政权;在宪法面前人人平等,宪法保障公民的基本自由,每个人都享有同样的尊严和权利,任何个人或集团都不得享有宪法或法律规定以外的权力或权利;公民享有人身自由和个人安全的权利,有居住、迁徙、出入国境、受教育、获得医疗保健和社会保险、劳动及生活在没有污染环境下的权利,有举行和平集会、结社、请愿的权利,有思想、言论、出版和表达各种信仰及依法建立和参加工会的自由,有在不影响社会公德、公共秩序或国家安全,遵守法律有关的情况下,开展任何经济活动的权利……
四、还政于民
1988年,皮诺切特允许了一次全民投票。由于接近56%的选民反对皮诺切特继续执政,次年举行了总统选举,反对派当选。皮诺切特将行政权力和平移交给民选总统艾尔文,自己仍然担任陆军总司令。直到1998年才彻底退休。
五、镇压与刺杀
1974年,皮诺切特组建了一支特别警察部队,专门从事被称为“肮脏战争”的镇压行动。三年之内逮捕了13万人,上万人被驱逐出境,1500余名政治犯失踪。据称有多人被杀害,包括一些西班牙移民。
与此同时,苏联在智利建立秘密武装“罗德里格斯爱国阵线”,并提供了八十吨武器,开展游击战和暗杀。1986年5月7日,该组织在皮诺切特前往别墅的道路上埋设了几十公斤烈性炸药和大量铁钉,布置了三十五名枪手,携带大批枪支和火箭筒等武器,对皮诺切特车队的五辆轿车进行袭击。用火箭筒打中第一和第三辆车,炸翻了第二辆车。坐在第四辆车里的皮诺切特,由于司机反应灵敏,迅速掉头逃离,安然无恙。

悼念智利的“威权慈父”皮诺切特
六、审判风波
1998年,皮诺切特访问英国,并住院治疗。西班牙以皮诺切特当政期间杀害西班牙移民为由,向英国申请引渡他。英国警方因此拘捕皮诺切特。智利外交部对此提出强烈抗议。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也发表声明,要求立即释放皮诺切特。英国上议院于1999年1月裁定皮诺切特拥有豁免权。
回国之后,受到英国拘捕事件鼓舞的智利左派政府跃跃欲试,取消了皮诺切特的议员豁免权,对她进行了三百多次调查和起诉,并屡屡将之软禁。但一直无法将他送上审判席。
七、人物评价
皮诺切特接受采访时曾称:“较之没有自由的民主政府,我个人更偏爱自由主义的独裁统治。”在88岁生日前,他对媒体说:“我从来没有命令任何人进行杀戮。我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毫无仇恨和怨气,是个好人,就像一个天使。”
著名的自由主义学者哈耶克认为,皮诺切特是自由的化身,他所做的只是在过渡时期实行专制统治,以逆转国家对市场的控制;皮诺切特主持下的智利,是对二战后风靡第三世界的斯大林主义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