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2017年7月12日,巴西前总统卢拉因贪污罪被判处九年六个月的监禁。这是自1988年巴西宪法生效以来,首位遭到判刑的巴西前总统。 说起卢拉,他是赫赫有名的“巴西之子”,也是巴西史上个最伟大的总统。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卢拉在2003年至2010年间担任了两届总统。在执政时期成为巴西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统,也公认同时代全球最优秀的政治家之一。是他把巴西带入了“金砖四国”的行列。2010年《时代周刊》的“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评选中,卢拉在25名“领导和革命家”的组别里名列榜首,甚至排在奥巴马的前面。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卢拉是锲而不舍、屌丝逆袭的典范。2003年其实是他第四次竞选总统,前三次,也就是十二年,都失败了。不仅仅是竞选总统这件事,他的整个人生,都在不断地逆袭。

卢拉家穷得叮当响,排行老七。爸爸抛妻弃子出走,由妈妈拉扯大。卢拉只读到五年级就没钱再读下去,擦过皮鞋、摆过地摊、当过邮差。18岁的时候,在工厂当车床工,被机器削掉了小手指。25岁,他怀孕八个月的妻子生病却因为没钱治疗,妻儿双亡一尸两命。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卢拉缺失小指的左手是他的标志之一

受到这种沉痛打击后,卢拉投身于工人运动,成立了工人党成为工人领袖,进入政坛。三次竞选总统失败,卢拉在十二年里韬光养晦,改头换面,终于在第四次竞选中成功当选。他是巴西最穷、学历最低、竞选失败次数最多的屌丝总统,同时也是支持率最高、最受爱戴的总统。

卢拉当选时潸然泪下,称“一直以来,我因为没有学历而备受诟病,今天,我终于有了第一个学历:共和国总统。”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美国金融巨鳄索罗斯曾预言,巴西经济在卢拉手上会像阿根廷一样崩盘。然而,卢拉实现了任内GDP年均4.3%的增长,领导巴西重回世界经济十强行列,中产阶级占人口总数提高了超过10%,赤贫人口降低了超过20%,最低工资创下了近三十年的最高值。在卢拉卸任的时候,民调达到80%,国库里有一万亿美金储备,史无前例。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巴西宪法规定,每个总统只能连任一次,所以卢拉不能再次参选,而是选中了他的女徒弟,迪尔玛-罗塞夫,并亲手将她扶上了总统宝座。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罗塞夫的基因里就带着政治细胞。她爸爸是保加利亚共产党政治家,因祖国局势所迫移民巴西。他在巴西生意做得很成功,罗塞夫和她的兄弟姐妹从小弹钢琴、学法语,过着欧洲式的富裕生活。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当时的巴西在军政府统治之下,而罗塞夫就读的高中是以一个学生公开反独裁的学校。在那里,罗塞夫接触到社会主义,加入地下组织,成为秘密报纸的编辑,在各大工会传播马克思。他们想购买更多的武器却没有经费,铤而走险,抢了四次银行。

罗塞夫当选后,拒不承认知晓和参与了当年抢银行买武器的行为,而很多消息都指证,罗塞夫正是所有行动的幕后主使。当时所有的警察都在抓罗塞夫,21岁的她逃到了里约热内卢,大学还没毕业。

1969年,罗塞夫的组织偷到了圣保罗州前州长的保险箱,里面有250万美金。这是数次抢劫赚得最多的一笔。警察局档案显示,罗塞夫负责管理巨款,发工资、找房子、买车、买武器,全都是她的指令。1970年,罗塞夫在酒吧里被便衣警察抓获。

随后的一个月,她遭到酷刑折磨,包括毒打、电击,甚至被剥光衣服吊起来抽。她确实是条汉子,在酷刑中守住了最重要的信息。在监狱里度过了三年多的时间,瘦了二十斤,得了一身病。

出狱后,她重新读了本科,跟她的革命伴侣生下了女儿。毕业后,罗塞夫又继续活跃在政坛里,而且平步青云,一路走向总统府。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2003年卢拉任罗塞夫为能源部长。2005年,幕僚长因涉嫌贪污受贿而辞职,罗塞夫取而代之。自此,她成为卢拉的左膀右臂,也是巴西史上首名女性幕僚长。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2010年她辞去公职,开始备战总统竞选。卢拉是罗塞夫竞选团队声音最洪亮、最富激情的拉拉队长。他说:“罗塞夫不仅会继承我的政治遗产,还会完善它,并且付出更多。”

2011年,罗塞夫赢得了竞选,成为巴西历史上第一个女总统。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
与其说是民众选了罗塞夫,不如说是民众选了卢拉。因为罗塞夫是卢拉钦点的接班人,就着这份信任,大家把票投给了罗塞夫,让她成为史上第一个女总统。

然而,罗塞夫任期内,巴西货币一直在贬值,经济一直在衰退。卢拉时期全球响当当的“金砖四国”概念,已经慢慢地悄无声息。罗塞夫靠向富人收税、给穷人发钱的治标不治本的方法脱贫,遭到巴西的中产阶级一致反对。

2015年,巴西最高检察院对超重量级国有企业Petrobras石油公司展开调查,查出了涉案金额超过40亿美元的贪腐案,是巴西史上最大的政商勾结谋取私利的案件。包括CEO在内的数十名高层或引咎辞职、或被抓进监狱。仅仅一个Petrobras高管就在证词中承认,他从中获利超过1亿美金。Petrobras的6家建筑商的高管也进了班房。同时,五十余名政界人士被彻查。

罗塞夫当年就是能源部长,而且在Petrobras董事会列有一席之地;卢拉执政。

巴西法院正式对卢拉提起公诉,检察官表示,有证据表明卢拉收受了至少110万欧元的回扣。忽然之间,卢拉的形象从万人爱戴的亲民总统,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不要说卢拉当总统的时候亲自展开了反腐倡廉的运动,他还有这样一句名言:“在巴西是这样的,穷人偷窃要进监狱,富人偷窃可当部长。”

真是要多讽刺有多讽刺。昔日的“巴西之子”,突然就被全国人民恨之入骨。民众爆发全民大规模游行,卢拉被逮捕,罗塞夫被拉下台。

从屌丝到“巴西之子”再到阶下囚,卢拉的一生大起大伏,而他一手扶上位的罗塞夫,前路尚不可知。

“巴西之子”卢拉沦为阶下囚,但他培养成了巴西首位女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