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历史上首位女总统罗塞夫到底做错了什么惨遭弹劾下台

罗塞夫因贪腐案遭到弹劾,实在有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从现有情况来看,巴西石油公司的腐败案件,与罗塞夫本人并无太大关系。明眼人也能看出,这起以贪腐为名发起的弹劾案,更像是一场政治斗争。弹劾案背后的推手,正是被查出设立海外私人账户以收取政治献金的众议院议长库尼亚。罗塞夫拒绝了库尼亚提出的“阻止调查委员会中劳工党议员对他的调查”要求,才将此人变成了自己最大的政敌,也使得库尼亚从去年起不遗余力地推动这场弹劾案。

巴西历史上首位女总统罗塞夫到底做错了什么惨遭弹劾下台
巴西人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他们对库尼亚的厌恶程度远远超过了罗塞夫。在这场弹劾案中,61%的巴西民众希望罗塞夫被弹劾,但却有77%的民众希望库尼亚下台或被停职。巴西政治分析师弗朗西斯科·丰塞卡评价,“库尼亚是迄今唯一一个遭到巴西上下共同藐视的政客”。

罗塞夫遭到弹劾,库尼亚也没落得好下场。巴西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全会5日全票批准大法官特奥里·萨瓦斯基当天上午签署的法令,中止库尼亚的众议员资格并暂停其议长职务。他的下台,比他极力弹劾的罗塞夫都要早。

巴西历史上首位女总统罗塞夫到底做错了什么惨遭弹劾下台
但六成多的民众支持弹劾总统也是不争的事实。回想2010年,当罗塞夫代表劳工党赢得总统选举,成为巴西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时,她的民意支持率高达70%。4年后,在争取连任的2014年大选中,罗塞夫却仅仅以3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艰难胜出。到了2015年8月,她的支持率跌至8%,创下了1989年巴西实施直选以来总统支持率的历史最低纪录。

6年来罗塞夫的民意支持之变化,不禁令人感慨。而在这不断下行的民意支持率背后,是同样在连续下滑的巴西经济。

在拉美,巴西有着其他国家少有的完善的工业体系,本不是完全依赖资源出口的国家。罗塞夫的前任卢拉2003年上台之后,遇到了大宗商品价格飙升的“黄金时代”,巴西经济一片繁荣,仿佛前景大好。

与其他拉美国家一样,巴西也存在因殖民历史带来的上层权贵集团与底层民众人群巨大的两极分化的社会结构。严重的社会不平等所导致的巨大社会压力,使得来自劳工党的总统卢拉难免实行民粹式的公共福利支出,将出口资源带来的财富大量用于消费性的社会福利,却忽视了本应加强的公共基础设施的投入,使得国家投资环境难以改善,经济结构过于单一。

“民粹主义”式政策指引下的超额“社会支出”不仅没有带来收入差距的缩小,反而引发了巨大的发展陷阱:既增加了财政负担,也限制了增长的动力。在这种政策下,宏观经济的发展往往会出现以下的周期:

第一阶段:政策初见成效,产出、实际工资与就业保持高水平,没有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与商品短缺问题。

第二阶段:增长遇到瓶颈,国内需求的扩张与外汇储备的不足导致了商品储存严重不足,通货膨胀抬头,工资大幅提升,财政赤字恶化。

第三阶段:全面短缺,通货膨胀高企,资本外流,货币匮乏,实际工资大幅下降,财政难以为继,政府处于破产边缘。

第四阶段:新政府上台,实施正统的稳定政策。实际工资下降到“民粹主义”政策实施之前的低水平,并将保持相当长一段时间。

如今巴西的现状正印证了这一规律。自2013年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下跌以来,巴西经济遭到严重影响,此前经济发展顺利时被掩盖的社会矛盾,在经济衰退,政府的社会福利难以为继时顿时就爆发了出来。未能像卢拉一样幸运的罗塞夫不得不面对经济萎缩、通胀攀升、失业高企、中产阶级再度返贫的困境。

巴西历史上首位女总统罗塞夫到底做错了什么惨遭弹劾下台
劳工党的许多经济政策,被上层阶层认为是劫富济贫。但是当政府遇到经济困难,不得不采取紧缩政策时,又造成了底层民众的不满。再加上不时爆出的贪腐事件,来自劳工党的总统罗塞夫却遭到了劳工阶层的普遍反对,这真的难说是她个人的错。

面对弹劾案,巴西民众的心态却耐人寻味。日前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在2018年总统大选中呼声最高的仍是来自劳工党的前总统卢拉。普通巴西民众怀念的,还是当时他们所经历的经济繁荣,他们渴望的,是一个能延续并强化社会福利政策的政府。但是,当年大宗商品价格高涨的黄金时代毕竟已一去不复返。巴西的前途发展,并不是将罗塞夫弹劾下台就能解决的。